好情人如好咖啡

咖啡是很奇特的東西,愛情就如喝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吳淡如 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讀者文摘特稿  20079

 

喝咖啡最痛苦的經驗之一,莫過於在你很想咖啡的時候,找到一家外表看來還可以的咖啡店,走進去之後,發現櫃台上站著一個捧著金元寶的五彩財神爺,裡頭二手煙繚繞、某一桌客人把它當家裏客廳大聲咆哮、裝潢老舊不堪、壁紙破碎處有小蟑螂探頭探腦。你看了看價目表……特調日式藍山咖啡二百五十元(新台幣,下同),最便宜的巴西咖啡也要一百五十,你自言自語時,老闆走過來了,他的氣質和市場裡的「豬肉榮」很像。你不好意思離開,只好叫一杯巴西試試看。

 

咖啡來了。本來不抱著希望的你,喝第一口時陷入絕望!什麼巴西咖啡呀?只有酸味,甚至還有一點淡淡的樟腦丸氣息……你推斷,這咖啡豆應該在玻璃罐裡放了一年以上。

 

你忍耐著多喝了三口,想要證明不是自己的味覺失調,一口比一口糟。你沮喪的付帳離去,老闆還含笑問你:「怎樣,我們的咖啡還不錯吧。」   為了不讓他追殺,你只好皺著眉頭點點頭。

 

以上,當然是我的親身經驗。

 

好情人如好咖啡。爛情人也如爛咖啡館。

 

很多時候,源於我們內在的渴望與需要,機運剛好來臨,或是外表還算對眼,我們走進了愛情裡。

漸漸發現--也許他曾經風光過,然而如今他的內在殘破,無心經營。

 

在愛情裡頭,你活得嘈雜不堪、戰戰兢兢,一點也不舒適,不但不享受,而且是在忍受。

我們不好意思馬上走開。於是,只得付出昂貴代價買那一瓢飲。

直到離開,他還以為你感覺很好,應該滿足,還不知反省。不過,就算你沒給他教訓,他也終將學會教訓。

 

有一天,我再度走過那家恐怖咖啡館,發現它已經變成一家賣炸豬排的餐廳。老闆也換人了。

  

爛咖啡館經不起時代考驗。

 

對付爛咖啡館,我們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情:不要再度光顧,再度證明它很爛。

對爛情人,我們也至少可以同樣做到一件事情:不要再度光顧,再度證明他很爛。

選情人和選咖啡道理其實一樣通俗。

 

有一位號稱「咖啡達人」的朋友告訴我:想讓咖啡香,要有六種好條件:好品種、好環境;好的生豆處理、正好新鮮;烘焙得好、儲存得好。

前兩種靠天生條件。中間兩者靠及時掌控。後兩者靠技術。

 

我覺得很有趣。愛情還不是一樣呢。好情人很少從天上掉下來。

不少人怪自己情路坎坷,可能是因為時運不濟,可能是因自己沒有及時掌握,也可能是因為烘焙愛情的技巧不佳。

 

情人的品種與環境是重要的。如果他或她的家庭環境還不錯,父母有教養,他也還很有家教,跟他談戀愛,就算沒有結果,也不會是個慘痛回憶。品種太糟、環境太惡劣(比如暴力狂、情緒起伏失控、酗酒嗑藥狂賭、一家子都口出惡言)的情人,任你是千手觀音,你也無法將它煮成好咖啡。

 

生豆處理是他的學習經歷與閱歷。在他出社會之前,有一些經驗已將他的人生觀形塑,影響情路亦深遠。

 

而愛情在正好新鮮時,都不容易出問題,凡事包容、忍耐、盼望,你想要求對方什麼,在剛剛談戀愛時,總是比較容易。

 

烘焙愛情的技術最難學。太生,愛情沒有香味。太熟,又滿是苦味。酸濃適中並不好拿捏。

 

儲存是愛情的經營學。儲存空間不好,技巧不佳,常有濕氣侵犯,黴菌滋生,一包好豆子都成廢物。

 

除此之外,煮咖啡的方法,也是技術。個人口味不同,有人喜歡苦一點,有人喜歡淡一些。有人要加大量牛奶,有人不加糖,總要適應他的舌頭,才能讓人客一再品嘗。

 

我曾說,咖啡是很奇特的東西。愛情如喝咖啡,磨豆子時最香--愛在曖昧不明時最夢幻;煮咖啡時最能勾起慾望,如同熱戀時總是充滿想像,而第一口最令人滿足--此後邊際效益漸失,留在杯底的那一口冷咖啡最蒼涼。

創作者介紹

The Class 1965

theclass19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