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兩個人都生了重病,住在同一間病房裡。

其中一個人,每天下午可以在病床上坐起一小時,

以便排除肺部的積水,他的病床靠著病房唯一的窗戶,

另外一個人必須整天平躺在病床上。

 

兩個人整天聊個不停,聊妻子家人,聊房子工作,聊部隊與度假。

 

每天下午,靠窗的人在坐起來的時候,會向室友寒喧幾句,

把窗戶外的景象一一描述出來,另外一個人也開始靠著這個小時,

經由外面的活動與色彩,讓自己的世界變得更開闊、更有生氣。

 

從窗戶看出去,可以看到一座公園,裡面有一個美麗的湖,

鴨子與天鵝在水面上,孩童在駕駛玩具船,

年輕的情侶在繽紛的花叢裡依偎,遠處可以看到美麗的城市地平線。

靠窗的人在描述的時候,巨細無遺,

另外一個人會閉起雙眼,想像這幅美麗的景象。

 

在一個溫暖的下午,有一隊遊行經過,靠窗的人開始描述起來,

另外一個人卻聽不到樂隊聲,但是他可以看,在他心裡的眼睛裡,

看到靠窗的先生口中的話語。

 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。一天早上,日班護士進來準備洗澡水,

發現靠窗的人已經失去了生命,在睡夢中平靜安詳死去。

護士很難過,醫院人員隨後把屍體移走。

 

不久,一切似乎恢復正常,另外一個人問護士,

是否可以移到靠窗的病床,護士欣然同意,

在確定病人舒適後,隨即離去。

 

另外一個人忍著痛,用手緩緩撐起自己,想看看外面的真實世界。

他緩慢而勉強的轉頭,看到的卻是一面白色的牆壁。

他問護士,他那位亡故的室友為什麼要把窗外描述的這麼五彩繽紛。

護士說道,這位室友是個盲人,是看不到牆壁的,

「或許他只是想給你打氣」。

 

<收場白>

姑且不管自己的情況,給別人帶來快樂,也會帶給自己莫大的快樂。

同悲會讓悲傷減半,同樂卻會讓快樂加倍。

如果你想感覺富有,就倚靠你自己,倚靠那些金錢買不到的一切所有。

這封信不知起自何人,但是讀過。

 

 
創作者介紹

The Class 1965

theclass19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